热门搜索:

有刚刚踏足江湖时的忐忑有跟好友同道结拜聚义时的豪迈

时间:2019-01-01 14:49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一击不中,聂仁龙手捏星辰,无数罡气牵扯着天地之力宛若星辰一般的连环砸落,威势强大无匹。
 
    楚休的眼中日月星辰轮转,天子望气术被他用最后一丝精神力催动而出,在聂仁龙手捏星辰落下的一瞬间,他立刻改变方位开始闪躲,但却也只能被轰的四下逃窜,不一会地面上便已经满是狼藉。
 
    看着还在一旁看热闹的白寒天,楚休冷声道:“白寒天,你放弃了一个铲除大敌的机会,将来有你后悔的日子。
 
    而且我这个人最讨厌的,便是不讲信用的人,白寒天,今日之事,早晚我都要向你讨回一个交代来!”
 
    白寒天丝毫都没有在乎楚休的威胁,这话若是无相魔宗或者是阴魔宗的武道宗师来说也就罢了,他林烨凭什么?
 
    哪怕就算是这林烨将来有了小天师张承祯那般的成就,但天师府也不会为了张承祯而去灭一派的,楚休的威胁在白寒天听来,只是气急败坏之下的谩骂而已。
 
    但实际上现在楚休的确已经在心中开始骂娘了。
 
    天子望气术也是需要精神力才能够施展的,但方才楚休全力施展镇魂幽冥曲时,自身的精神力几乎就已经被抽干了,所以现在楚休只是施展了几次天子望气术,便已经头疼欲裂,再也无法坚持了。
 
    白寒天这次算是把楚休坑的不轻,这次的事情按照楚休的性格,他绝对会记着,一直记到极北飘雪城灭门之前!
 
    其实也不是楚休大意,而是楚休压根就没想到,白寒天的脑回路竟然这般清奇,这种可以覆灭聚义庄的局面白寒天竟然都能放弃。
 
    楚休冲着庞虎大喝道:“庞寨主!撤走!”
 
    庞虎想要带着祁连寨的人逃离,但这时韩霸先却是冷声道:“想走?杀了我的弟子就这么想离开?留下点东西吧!”
 
    韩霸先周身刺目的金芒闪耀,拳掌指印,各种武技信手拈来,每一样都是刚猛暴烈无比,将斗战杀伐之威演化到了极致。
 
    聂仁龙此时周身已经被黑色的魔气所缭绕,虽然陷入了走火入魔的情况,不过暂时聂仁龙还没受到反噬,自身的力量反而提升到了比他巅峰时还要更强的状态。
 
    那一掌落下,当真是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强大的气机封锁楚休周身所有的闪避之地,逼得楚休只能硬抗。
 
    不过在精神力耗尽的情况下,以楚休现在的力量,哪怕他愿意暴露自己本来的身份,将自己的底牌都拿出来,也是一样无法挡住聂仁龙。
 
    轰然一声巨响,楚休周身罡气碎裂,直接被聂仁龙轰飞了出去,一缕鲜血顺着面具流淌而出。
 
    感知到了那股力量之强,刹那间楚休周身血雾升腾,暗中结出内缚印来,速度力量爆发到了极致,看其模样就跟魔道秘法血遁一般。
 
    若是寻常人碰到这种情况,肯定是不会选择追的,当速度爆发到了极致,后方的人想要追,定然也要选择动用秘法才能追得上,如此一来就成了互相消耗,有些不划算。
 
    但此时聂仁龙的理智都已经没有多少了,他的脑海中便只剩下一个执念,那就是杀楚休!
 
    所以此时聂仁龙根本就不管其他,他周身气血燃烧,罡气和魔气缭绕在他的身后,速度爆发到了极致,对楚休紧追不舍。
 
    聂仁龙并不会速度类的秘法,但他自身毕竟是武道宗师,燃烧气血所带来的力量要比楚休高很多,所以速度竟然也不逊于楚休燃烧气血加上内缚印,几乎是转瞬之间,两个人便已经没了身影。
 
    白寒天在身后喃喃道:“疯子!没想到聂仁龙这家伙竟然还有这么疯狂的一面。”
 
    在白寒天身后,白无忌倒是很想问问自己的父亲,自己若是被人杀了,他能否做到像聂仁龙一样,拼尽一切疯狂的为自己报仇。
 
    不过想了想,白无忌还是没问出这句话。
 
    聂仁龙就只有聂东流这么一个儿子,他在聂东流身上倾注了太多的心血,所以此时才会这般疯狂。
 
    但白寒天可不仅仅只有他这一个儿子,白无忌若是死了,大不了再换一个儿子培养。
 
    极北飘雪城传承上千年,根基底蕴深厚,只要继承人不是那么的白痴,哪怕是平庸一些,极北飘雪城都不会出事的。
 
    这句话若是问出来,双方都尴尬,所以白无忌理智的并没有说什么。
 
    而此时庞虎那边,他也是跟韩霸先打出真火来了。
 
    韩霸先敢搏命,难道他就不敢吗?
 
    所以所以庞虎这边也是直接开始搏命出手,双方激烈交战了几十招,竟然又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韩霸先虽然愤怒自己的弟子被杀,但他毕竟不是聂仁龙,肯为了聂东流去拼命,所以他受伤之后韩霸先也没有继续出手,只得看着庞虎带着人离去。
 
    而剩下的那些聚义庄武者则是一脸的迷茫。
 
    少庄主死了,庄主走火入魔不见了,那自己等人又该去哪?
 
    在场只有白寒天露出了一丝笑容来,这一战他极北飘雪城才是最后的胜者。
 
    聚义庄跟祁连寨那帮盗匪拼了一个两败俱伤,这一次他极北飘雪城周围可算是彻底安宁下来了。
 
 
------------
 
第五百四十六章 救人救己
 
    被人追杀的滋味不好受。
 
    被武道宗师追杀的滋味更不好受。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被两位武道宗师追杀的滋味,那是相当的不好受。
 
    现在的楚休便是这种感觉。
 
    只不过昔日被乔莲东追杀时,楚休还有把握回头反杀,而现在面对聂仁龙时,楚休却是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所以在面对聂仁龙的追杀时,楚休的选择便只有一个,那就是拖,一直拖到聂仁龙耗不起了为止。
 
    只不过眼下聂仁龙已经彻底走火入魔,心境已经被执念所填满,这个时候哪怕楚休拖也是没用的,恐怕不杀楚休,聂仁龙是不绝对不会甘心的。
 
    气血之力在飞快的燃烧着,这已经有些损耗到楚休的元气了。
 
    不过身后的聂仁龙却是依旧紧追不舍,但他的面色也是苍白到了极致。
 
    聂仁龙是武道宗师,而楚休却也是肉身强悍,所以这么一算,聂仁龙如此做,他也是占不到什么便宜,到了最后只会两败俱伤。
 
    但只剩下执念的聂仁龙却压根想不到这一点,他能想到的便只有斩杀楚休。
 
    楚休紧皱着眉头,聂仁龙想要跟他同归于尽,但楚休却是不想跟陪着聂仁龙一起去死。
 
    如此逃了足够半刻钟之后,楚休的身形却是忽然一顿,周身的气血之力在刹那间爆发到了一个极致,不过却并不是继续加速逃离,而是以气血之力去刺击精神力,让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一丁点精神力的楚休彻底把这点力量给透支!
 
    心魔轮转大法施展而成,无声无息,但楚休的双目却是犹如深潭一般,将聂仁龙的精神力彻底拉扯到了其中。
 
    心魔轮转大法顾名思义,将其修炼到大成之后,甚至可以用精神力勾动对方的心魔,邪异非常,杀人于无形当中。
 
    正常情况下动用心魔轮转大法都是用来自造幻象,勾动对方的心魔,但此时聂仁龙已经入魔,楚休再次动用心魔轮转大法却并不是攻击,而是在帮聂仁龙解除走火入魔的状态。
 
    幻象当中,聂仁龙这一辈子的回忆都被勾动,有对江湖侠士向往的童年,有刚刚踏足江湖时的忐忑,有跟好友同道结拜聚义时的豪迈,也有被人羞辱时的不甘和激愤,以及后来的彻底转变心境,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甚至不惜算计自己昔日的结拜兄弟,最后成就聚义庄现在的威名,但他却是已经心如铁石。
 
    这才是真正的聂仁龙,是他这一辈子的写照。
当过好人,也当过坏人,哪怕就算是现在,江湖上骂他的人有,但感念他恩情的人却是更多。
 
    沉浸在那无边的回忆当中,聂仁龙周身的魔气逐渐消散,但此时他却是后退了数步,大口的鲜血喷涌而出,甚至就连他的肉身都浮现出了丝丝的裂痕,有些地方甚至深可见骨。
 
    走火入魔之后的聂仁龙能有这种实力,完全就是靠着执念魔气在那里强撑着,哪怕最后他杀了楚休,自己也是活不下去。
 
    现在楚休帮他解除了走火入魔的状态,没有了魔气和执念支撑,聂仁龙虽然不用死,但之前走火入魔的隐患却是在瞬间全部爆发,使得聂仁龙已经彻底失去战斗力了,没有再次追击楚休的能力。
 
    有时候救人便是救自己,楚休救了聂仁龙,但却是为了自己能活。
 
    而此时透支了所有精神力的楚休已经是面色发白宛若死人一般,头脑中更是混混沌沌的一片,他现在便只剩下最后一个念头,那就是逃回关中刑堂去!
 
    激发出自己最后一丝力量逃离,后方的聂仁龙眼中虽然没有了魔气,但他却是仍旧杀意滔天,不过却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闭上眼睛,聂仁龙长出了一口气。
 
    他的儿子死了,聚义庄更是损失惨重,自己如今也是受了重创,甚至没有个一年半载根本就修养不好。
 
    但聚义庄毁在这么一个人手里面却是不亏。
 
    一个能在危急关头,生死时刻,想出用救对手从而来救自己的人,其心境简直冷静的可怕!
 
    就在这时,后方隐隐传来了一阵声音,聚义庄的一些武者和那些没死的聚义庄联盟的势力也都带着人赶来了。
 
    他们之前虽然不知道怎么办,不过冷静下来了之后,他也只能沿着聂仁龙追击楚休的路线去寻找,没想到还当真是找到了聂仁龙。
 
    不过在看到了聂仁龙的伤势之后,那些人顿时吓了一大跳。
 
    “庄主,你没事吧?”
 
    聂仁龙摆了摆手,用不带丝毫感情的语气道:“我没事,这一次我败了,聚义庄联盟也败了,回燕东吧。”
 
    在场无论是聚义庄的人,还是联盟中其他那些势力的人,他们的面色都变得极其难看。
 
    好不容易打下了辽东郡的地盘,结果还没到手几天呢,便要吐出去,最重要的是他们这次本身就是损失惨重,现在撤走,可以说是赔到家了。
 
    不过就在这时,聂仁龙却是忽然道:“派人去风满楼,让他们帮我发布一个消息,昭告整个江湖,追杀隐魔一脉林烨,谁若是能杀了这林烨,我便奉其为主,将聚义庄庄主的位置拱手相让!”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