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特别是一些能以散修之身修炼到天人合一境的存在都是有名有姓的人

时间:2019-01-01 14:54 文章来源:互联网

 
    聂仁龙冷声道:“难道就当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袁吉大师迟疑了一下道:“其实还是有个办法的,不过老道担心聂庄主你受不了。”
 
    “什么办法?”
 
    “令公子的尸身是否还没下葬?”
 
    聂仁龙点了点头,皱眉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聂东流的尸体的确没有下葬,而是被聂仁龙用冰棺封存了起来,准备等他拿到那林烨的人头之后,好用其来给聂东流陪葬的。
 
    袁吉大师看了一眼聂仁龙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卜算之道最重因果,那林烨杀了少庄主,便沾染上了这因果,如果我用少庄主体内残余的血气进行卜算,几率会大很多的。”
 
    聂仁龙阴沉着面色没有说话,沉默半晌之后,聂仁龙才道:“去把少庄主的棺椁抬过来。”
 
    片刻之后,一座冰棺被抬了过来,聂东流的尸体就躺在其中。
 
    因为楚休只是震碎了聂东流的心脉,所以他的尸身倒还算是保存的比较完整的。
 
    袁吉大师小心翼翼道:“聂庄主,那老道我就开始了?”
 
    聂仁龙点了点头。
 
    袁吉大师长出了一口气,拿出一只金色的毛笔,上面蘸着金粉,在聂东流的尸体上画下奇异的符文,最后他双手结印,那些金色的符文颤动着,聂东流那被冰封的尸体内,竟然好似有着血液流动的声音一般,显得十分奇异。
 
    冰封的气血被符文所抽空,聂东流的尸体逐渐干瘪了起来,这让聂仁龙的面色一阵扭曲,不过他却忍住一句话都没有说。
 
    金色符文大盛,袁吉大师的双手也是不断的在颤动着,手印捏到飞起,不过突然之间,袁吉大师却是猛然间面色一白,浑身抽搐了起来,整个人好像是跳大神一般。
 
    聂仁龙一皱眉,这袁吉大师不是正统的道家相士嘛,怎么连北原蛮族那边萨满巫师跳大神的招数都会?
 
    不过还没等聂仁龙开口询问,袁吉大师却是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面色苍白如纸一般,嘴里面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聂仁龙看着好像魔症了一般的袁吉大师,他厉喝道:“怎么回事!你到底有没有算出来那林烨的行踪?”
 
    被聂仁龙一声怒喝,袁吉大师这才好像清醒了过来一般,露出了一个似哭似笑的奇异表情:“少庄主的尸体跟那林烨因果关系密切,行踪老道我早就推理出来了。
 
    不过因为气血还剩下一些,老道我便手欠的想要去推演一下那林烨的真正身份到底是什么,结果老道我却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聂仁龙皱眉道:“你看到了什么?”
 
    袁吉大师仍旧是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道:“我看到了一个不该存在的人!
 
    之前我通过名字推演出那林烨已经死了数年,我以为那是个假名字,推演出来的结果是其他人。
 
    但方才我以少庄主的因果进行推算后我却发现,那名字并不是假的,而是真正存在的,因果牵连,就是那个已经死了数年的林烨杀了少庄主!”
 
    一听这话,在场那些聚义庄的武者都有一种浑身一冷的感觉。
 
    那林烨既然都已经死了数年,那之前杀死少庄主的又是谁?难道是鬼不成?
 
    袁吉大师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继续道:“这种事情简直匪夷所思,我便想要继续往深了推演,我想要看看那林烨究竟是怎么死的,他到底是人是鬼,但结果我却看到了一只手,那只手抹去了关于那林烨的一切!
 
    彻彻底底,好像那林烨只是一段记忆一样,被那只手轻易的抹去,这个人便已经死了,不存在了。
 
    所以一开始我推演那林烨的名字时,才得出了他已经死了数年的结论,我的推演并没有错,应该说从那只手抹去林烨的一切开始,他便已经算是死了!”
 
    聂仁龙看着袁吉大师,紧皱着眉头。
 
    对于神神叨叨的袁吉大师,聂仁龙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什么手啊,抹去存在之类的,这都什么跟什么?这帮相士跟其他人玩这些玄之又玄的一套,跟自己竟然也还敢玩这一套?
 
    聂仁龙冷声道:“别说那么多没用了,我不管那林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只要他的人头!哪怕他已经死了,我也要再杀他一次!他现在的详细方位究竟在哪里?”
 
    袁吉大师猛的一哆嗦,连忙要来一张北燕的地图,在上面画了一个区域道:“应该就是这里了,太过详细的内容老道我也推演不出来,不过按照那林烨的速度,一时半刻他是离不开这里的。”
 
    聂仁龙拿起地图,让人抬起冰棺便离去,而袁吉大师此时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坐在地上,额头上汗如雨下。
 
    擦去嘴角的鲜血,袁吉大师看着聂仁龙给他的那些宝物,袁吉大师却是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这次他是亏大发了!
 
    方才那一口鲜血可是喷出了袁吉大师足足十年的寿元。
 
    天知道那林烨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那抹去一个人痕迹的大手又是什么恐怖的存在,反正他只是看了一眼,其惩罚简直比他窥视天机都严重,竟然让他损失了十年的寿元。
 
    聂仁龙给他的死物可弥补不了自己那丢失的寿元,反正这次袁吉大师是倒霉透顶了。
 
    他已经决定了,等下自己便拿着东西,离开北燕,去西楚,投靠他龙虎山的一位道友。
 
    虽然那一位也不算是龙虎山的高层,不过却也是龙虎山张家的弟子,在龙虎山的范围内,总不可能有人像聂仁龙这样,强行逼迫他算命吧?
 
    …………………………
 
    燕南之地的小镇当中,楚休蒙着脸,一言不发的前行着。
 
    这几天的时间楚休都在全力赶路,甚至如果没有饥饿到了极致,他甚至连饭都不会去吃,反正到了现在楚休这个境界,别说是几顿不吃饭,就算是几天不吃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眼下楚休的精神力已经废掉了,他必须要将自己的体力维持在巅峰状态才行。
 
    不过在快要出小镇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却是几十名聚义庄的武者,由一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带队,快速的挨个对路上经过的武者检查着。
 
    袁吉大师只能算出楚休的大致位置,根本不可能精准到楚休的身上,不过对于聚义庄来说,这却是已经足够了。
 
    对于武风不如东齐昌盛的北燕来说,天人合一境的武者本来就不算太多,特别是一些能以散修之身修炼到天人合一境的存在,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
 
    所以眼下聚义庄只要排查一些陌生的天人合一境武者就好了,就算是聚义庄因此而得罪人,那聂仁龙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反正散修出身的武者惹不起聚义庄,聚义庄若是因此而得罪了一些大派的武者,那些人看到聂仁龙如今这幅疯狂的样子,估计也不会跟聂仁龙一般见识的。
 
    聚义庄的那名武者忽然感觉有些不对,这家伙叹什么气?
 
    楚休叹气当然是有理由的,本来想低调的回到关中,没想到又要杀人了,而还会引来不少的麻烦,当真是很麻烦啊。
 
    那名武者浑身突然一寒,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什么恐怖的东西所盯上了一般。
 
    就在那名武者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眼前这个看似寻常的江湖浪人身上,却是爆发出了冲霄的魔气来!
 
    聚义庄的那名武者顿时悚然一惊,惊呼一声的同时,立刻持剑向着楚休刺来,淡青色的罡气轰然爆发。
 
    但楚休只是伸出了一只手,一只带着滔天魔气的手,轻易的捏在那长剑之上,轰然一声,当即便将那长剑所扭碎!
 
    同修大金刚神力跟九霄炼魔金身,此时楚休的肉身强度不说可以力敌神兵,起码普通的宝兵楚休都没有放在眼中。
 
    那名武者骇然之下想要向后退去,不过就在这时,他体内的气血忽然沸腾颤动了起来,好似要涌出体外一般,这让他的身形顿时定在了那里,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但楚休那沾染着凶厉魔气的一拳却是已经轰出,从那名聚义庄武者的身体当中穿胸而过!
 
    霎时间血雾飞洒,那名聚义庄武者眼中带着不敢置信之色轰然倒地,发出‘咚’的一声,这才惊醒了其他聚义庄的武者。
 
    以楚休现在的修为,哪怕不动用自己那些显眼的功法,想要斩杀一名寻常天人合一境武者也是轻轻松松的。
 
    况且对于楚休来说,有些功法他也不见得不能使用,就比如方才的魔血大法一般,只要楚休不将那气血彻底引出体外并且动用化血神刀,谁能够认出这是魔血大法来?
 
    所以此时楚休也是大胆的动用魔血大法,在魔气的遮掩之下,谁都看不出异常来。
 
    其他那些聚义庄的武者都是呆呆的看着楚休,下一刻,所有人都是惊叫了一声,直接转身便逃!
 
    不逃不行,实在是现在的楚休有些太超乎他们的预料了。
 
    之前这些聚义庄的武者也想到遭遇楚休时的情景了,所以聚义庄才没有把人分的太散,只有少数几个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带队搜捕。
 
    按照聂仁龙来说,楚休已经重创了,甚至精神力都废了,但是谁知道这楚休哪怕就算不用精神力竟然都这般恐怖,杀一名天人合一境的武者犹如屠狗一般。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